• <big id="gsbyp"></big>
  • <th id="gsbyp"><sup id="gsbyp"></sup></th>
  • <strike id="gsbyp"></strike>

    <code id="gsbyp"></code>

    <object id="gsbyp"></object>

      <object id="gsbyp"></object>
        <code id="gsbyp"><nobr id="gsbyp"></nobr></code>
        <th id="gsbyp"><video id="gsbyp"></video></th>

      1. 新光塑料有限公司

        全國統一客服熱線:0577-57107366

        ENGLISH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 內蒙古一鎮政府"打白條"吃喝十幾年 至今未付分文

        內蒙古一鎮政府"打白條"吃喝十幾年 至今未付分文

        發布時間:2014-8-12     瀏覽次數:2436

        “來的都是客,全憑嘴一張?!爆F代京劇《沙家浜》中阿慶嫂的這句經典唱詞,居然在地處大興安嶺深處的內蒙古呼倫貝爾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奎勒河鎮,上演了真實一幕。

        記者經多方核實了解到,1992年,奎勒河鎮農民徐瑞梅在鎮上開了一家名叫“宗芳飯店”的家常飯館。慢慢地,回頭客越來越多,也成了鎮政府的“定點飯館”。好不容易碰上鎮政府這個“不差錢”的“老主顧”,徐瑞梅剛開始還頗感自豪。然而好景不長,她發現鎮政府的人來吃飯,從來不結賬,習慣“打白條”,一般都是在賬單上龍飛鳳舞地簽個字,“嘴一抹拍屁股走人”。一晃過了兩年,當她拿著厚厚一摞飯費單據去鎮政府找財務人員結賬,得到的答復是:“鎮里沒錢給,先欠著吧!”

        從1998年到2006年,數不清有多少撥鎮政府的人到徐瑞梅開的飯館吃吃喝喝,無一例外都是“打白條”。幾年下來,她手中一摞摞帶著油漬的飯費單據,換來的是6張蓋著紅彤彤“鎮政府財務專用章”的欠條(見圖)。徐瑞梅一直小心翼翼地完好保存著鎮政府的這些欠條。她給記者發來的欠條照片顯示:立據日期從2000年到2006年,欠費金額從1.6萬元到8.7萬元不等,合計255527.26元。其中,在一張立據日期為2006年4月12日、注明“奎勒河政府欠飯費23078元”的欠條上,還有時任奎勒河鎮鎮長所做“情況屬實”的批示,批示日期為2008年4月12日。

        徐瑞梅說,十幾年來,奎勒河鎮的行政隸屬幾經變遷,鎮政府領導換了一茬又一茬。從奎勒河鎮到莫旗以前要走一天,現在修好了水泥路坐客車也要走3個多小時的山路,她多次往返莫旗和鎮政府催討飯費,路費花了不止5000元。旗里不管這事兒,歷屆鎮政府也不否認欠飯費,但總是說沒錢給,一直就這么拖著,至今未付分文。

        這些年來,徐瑞梅的飯館靠貸款維持才沒關張。目前,她在奎勒河鎮信用社貸款達20萬元,“掙的一點錢還不夠還銀行的利息”。去年冬天,她的小孫子出生不久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帶到北京治療,手術費用就花了將近10萬元。她還給記者發來一份今年1月小孫子在北京一家醫院做的“彩色多普勒超聲診斷報告單”,說道:“我實在沒有辦法,再也等不起了!”

        今年8月6日下午,記者給奎勒河鎮有關負責人打電話,向他們核實鎮政府拖欠徐瑞梅的飯費情況是否屬實。很快,奎勒河鎮鎮長親自給徐瑞梅打電話,叫她到鎮政府去談談。當晚,徐瑞梅向記者反饋商談情況,“奎勒河鎮黨委索書記和王鎮長一起跟我談的話,他們說這表明他們對此事高度重視”。兩位鎮領導對歷屆鎮政府打的欠條都認可,總共25.5萬元。至于欠款怎么個還法,他們說逐步解決,要研究一個還款“五年計劃”,但不敢保證能把欠的錢都還上。

        徐瑞梅告訴記者,她對這個商談結果不滿意?!耙呀浲狭诉@么多年,每年都說逐步解決,但他們就是不給解決?!?

        千百年來,“吃飯埋單,欠賬還錢”是維系正常人際交往最起碼的誠信原則??蘸渔傉猿院群取按虬讞l”,硬是生生地把一個小本經營的飯館“拖瘦、拖死”,經營難以為繼,不得不靠借貸度日。政務誠信如此缺失,鎮政府的公信力何在?這樁鎮政府拖欠農民25.5萬元飯費長達16年的“陳年舊賬”還要拖多久?奎勒河鎮政府如何作答?我們將密切關注。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企業年檢將改為提交年報

        新聞中心

        掃一掃關注官方公眾號
        微官網
        暖暖日本社区视频_老司机性色福利精品视频_97se亚洲国产综合自在线尤物_菠萝菠萝蜜在线观看